a a a a a a a a a a a 台州市网络公司_新闻天下——读取天下新闻

台州市网络公司

江孜县阿里巴巴

徐邦达(中)在鉴定书画

北宋《万马图》

赵孟頫《兰亭序》

原标题:儿子与遗孀争夺2亿遗产,徐邦达遗产案一审落判

澎湃新闻综合报道

著名书画鉴定家徐邦达遗产案今天在北京朝阳区法院一审落判。据《法制晚报》报道,朝阳法院一审判令房屋、银行存款及拍卖款均归被告徐邦达的第二任妻子滕芳所有,但她仍需支付三原告补偿款各668.81万元,其中徐邦达珍藏的9幅书画滕芳享有八分之五的份额,三原告即徐邦达发妻的两个儿子和一个外孙女各占八分之一的份额。

鉴定大家留2亿遗产惹争议

徐邦达,1911年生于上海,字孚尹,号李庵, 浙江海宁人。早年从事美术创作,后先后跟随赵叔孺与吴湖帆学习书画鉴定。1937年协助上海市博物馆办理“上海市文献展览”中的古书画征集、检选、陈列之工作,1950年调北京国家文物局,主要从事古书画的鉴定工作。 1953年以各地征集和收购到的3500幅珍贵书画作品为基础,重建故宫博物院书画馆。1978年起,奉派到各地收藏书画。

圈内人送徐邦达一雅号——“徐半尺”,据说曾有一位来访者送来画轴,才徐徐展开稍露竹叶梢头,徐邦达便脱口而出“李方膺”,及全部打开后果然不差。许多书画卷刚打开半尺,徐邦达便能说出与此画有关的一切,遂有“徐半尺”的雅号。

故宫博物院前任院长郑欣淼将徐邦达称为中国艺术的“国宝”:他将文献考据与图像有机结合起来,系统地建立了古代书画的鉴定标尺,真实地还原了中国书画史的发展脉络。徐邦达与谢稚柳、启功并称书画鉴定三大家。

徐邦达有过两任妻子,与第一任妻子陈斐云育有两子一女,陈斐云于1989年去世。次年徐邦达与著名话剧演员滕芳结婚,后者曾在电影《被爱情遗忘的角落》、《舞恋》、《谁是第三者》等影片中担任角色。

2011年3月,为庆祝徐邦达101岁华诞,北京保利艺术博物馆举办了“百年光华——徐邦达珍藏作品及其艺术回顾展”,其中就包括徐邦达个人收藏的作品30余件,上起北宋《万马图》,下至近现代张大千、齐白石作品,尤以赵孟頫《兰亭序》、王时敏《仿各家册页十帖》、王原祁《山水》、《山水轴》等古代书画最为精妙。

2012年2月23日,徐邦达先生在北京逝世,享年101岁,这些价值非凡的书画归属就成为焦点。不久,为了遗留下来的价值2亿多元的书画珍品等资产,徐邦达与第一任妻子所育两个儿子和外孙女就将他的现任妻子滕芳告上了法庭。

判决详情

徐邦达的两个儿子与外孙女起诉称,除以上所述的书画精品外,徐邦达还留下多处房产以及拍卖所得产,总财产估价2.4亿元,扣除滕芳与徐邦达夫妻共有财产1.2亿元之外,其余1.2亿元财产应作为徐邦达的遗产由其继承人依法继承。

据《法制晚报》报道,在庭审时,滕芳并不同意三原告的诉讼请求,称“他们三人没有尽到过任何赡养义务,一直都是我和保姆对徐邦达进行照顾,他们不能继承丈夫的遗产”。

诉讼中,法院就房产、银行存款、珍藏书画及拍卖款项作出裁定。

其中,四套涉案房产均为徐邦达、滕芳夫妇婚姻期间所得,应认定为夫妻二人共同财产,二人各自享有一半的份额。但其中徐邦达享有的份额应认定为他的遗产,由法院根据涉案四套房屋的实际情况及价值在徐邦达子女、外孙女与配偶之间依法分割。

关于银行存款,应以徐邦达去世时与配偶名下的存款来确定遗产的份额。

关于拍卖款,法院认定拍卖款为夫妻共同财产,属于徐邦达的份额应作为遗产进行分割。

关于16幅画作,滕芳作为卖家,对徐邦达《黄山瀑》等9幅画作享有合法的处分权,滕芳与保利公司已取消拍卖交易,原告提供的证据也足以证明9幅画作已退还给滕芳,故法院认定该9幅画作由滕芳持有,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徐邦达份额的应作为遗产进行分割。

对于另外7幅画作,相关材料不能证明画作是夫妻共同财产,故法院不支持原告分割该遗产的请求。

朝阳法院一审判决现有涉案三套房屋归滕芳所有,滕芳需支付三原告各300万元的房屋补偿款;徐邦达夫妻名下卡内存款归滕芳所有,被告需支付三原告补偿款各159.68万元;珍藏书画中确认其中9幅画作为原被告共有,被告享八分之五的份额,原告三人各享八分之一的份额,同时滕芳支付三原告拍卖补偿款各209.13万元。

书画家频陷遗产纠纷

不少艺术界资深人士对澎湃新闻表达了惊讶之情,因为此前从未听闻徐邦达先生辞世后的遗产纠纷。几年前徐邦达去世后,有媒体报道称,从2005年起,因为患病,徐邦达已不能走动,并渐渐丧失了说话的能力,很多活动都由夫人滕芳代为出席。

书画大师的遗产纠纷,此案并非首例。

2010年去世的齐白石弟子娄师白,留下多套房产、数百件书画作品、印章、藏书等遗产。因没有留下遗嘱,娄师白的遗孀王立坤、二儿子娄述泽与长子娄述德就遗产打起了两起官司。

无独有偶,齐白石的另一位弟子许麟庐在去世后留下了75件遗产,其家人对簿公堂。案件代理人称,涉案的字画就价值约人民币20亿元,为争夺这些“价值连城”的遗产,许麟庐的三儿子许化夷将母亲及两个哥哥告上法院,共8名子女卷入继承纠纷。因许麟庐留下遗嘱,经鉴定遗嘱真实,遂判决所有财产归其妻子王龄文女士,其子女无权继承财产。

江孜县阿里巴巴

最新文章
推荐内容